陈代湘教授受邀到厦门大学“南强哲学论坛”进行学术讲座

文章来源:发布时间:2019-04-16浏览次数:

    2019年4月10日下午,应厦门大学“南强哲学论坛”的邀请,我院院长、湘学研究所负责人、易经哲学研究所负责人、湖南宗教研究与治理协同创新中心负责人——陈代湘教授到厦门大学做了主题为《朱子学和湖湘学的冲突和融通》的讲座,该讲座由厦门大学哲学系朱人求教授主持,曹剑波教授等参加了此次讲座。

陈教授从介绍湖湘学的起源出发,说明了朱子学同湖湘学相互交流、相互融通,二者有着悠久的历史。“湖湘学派”这个形成于边地的学派曾一度成为当时学术之大宗。甚至当时的士子们都“以不得卒业湖湘为恨”。

四大书院之首的岳麓书院在宋初虽已经出现,但是并未产生足够的影响力,一直到张栻受业湘潭碧泉之后,携其师胡宏之学说从教于岳麓之后,岳麓书院在全国的影响力才逐渐增大,当时的长沙也一度成为全国闻名的理学基地。

紧接着,关于湖湘学派的消亡,陈代湘教授也进行了讲述,张栻在胡宏病逝后成为湖湘学派的领袖人物,张栻不仅继承胡宏之学,也吸收了周敦颐、二程、张载之学说,将湖湘学派的影响力推广到全国。但淳熙七年(1180年),张栻去世以后,湖湘学派便出现了分化,其弟子大部分改投它门,如胡大时改从陈傅良、朱熹,后问学于陆九渊;蒋元夫也求学陆九渊。至此,湖湘学派作为独立的地域性学派已不复存在。

关于朱子学与湖湘学的冲突,陈教授从三个部分进行讲述。第一部分是朱熹同湖湘学派冲突,朱熹早年的老师胡宪与湖湘学派代表人物胡安国是有直接的师承关系,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朱熹应该属于胡安国的再传弟子,这从朱熹的言语中可以得之“初师屏山、籍溪。籍溪学于文定。”而朱子学同湖湘学的冲突,陈教授主要从真德秀所阐述的南宋学术传承的两条线索讲起。在真德秀看来二程之学由于战乱南迁,此时出现了分化,一条线索为二程至杨时至罗从彦至李侗再到朱熹;另外一条为二程至谢良佐再到胡安国、胡宏。可见朱子学同湖湘学的分离。

第二部分为朱子同张栻的思想冲突,张栻在其思想上虽然吸收朱熹的思想,但是也保持着自己独立的思想和传授宗旨,在很多原则性问题上,张栻同朱熹有着明显着思想差异。如太极即性和太极即理。张栻讲太极是性,也讲太极是心,因为太极要想实现对世界的支配,必须通过心;而朱熹只讲太极为理,不讲太极为心,这是二者的第一个冲突。再如关于心的主宰性,二人的看法也不同,朱熹所重视的是“心统情性”,而张栻则主张“心主情性”。在张栻这里,张栻将心的主宰性放大,认为心为万事万物之主,“心也者,贯万事,统万理”;朱熹则将理放大为万物之主宰。不难看出,张栻在对心的认识这一方面同心学已有相通之处。

第三部分陈教授为我们讲述了朱子学同湖湘学其他学者的冲突,朱熹在持中和旧说的时候,就同湖湘学者有冲突,中和新悟之后,张栻也转向朱熹,这就引起了胡氏其他门人的反对,他们开始同朱熹进行辩论,以正师传。

之后,陈教授又向大家介绍了朱熹学和湖湘学的融通。在这个部分,陈教授也分为三点进行讲述。首先是胡宏对朱熹的影响:胡宏对朱熹的影响是通过两条途径实现的。一是胡宏思想对朱熹的直接影响,朱熹认可并继承胡宏的学术观点;二是朱熹在反复研讨胡宏著作时,通过批判胡宏而获得新的认识,从而构建自己的思想体系。其次,朱熹与张栻的相互影响及思想融合:朱熹与张栻两人思想的发展和成熟都经历了一个过程,其间,朱熹经历了中和旧说以及中和新说的曲折反复,而张栻亦有早期和晚期的思想变化,二人在不断的学术交流中产生了思想的融通。最后,关于陈教授又简述了朱熹门人后学与宋代湘学的融通。

讲座之后是提问环节,陈教授悉心回答了老师和同学们的问题,他以学问的广博精深和治学的严谨细腻获得全场师生的一致好评,讲座取得圆满成功。